禅是一枝花 (作者:胡兰成)

应该说胡兰成如此写禅,也不过是个接引入门的手法而已。然而这本书里许多地方确实握住了活生生的东西:当机立断的迅捷,狮子搏兔的勇猛,落地生根的情意。判断力,天真,开放。初读这本书的时候,许多地方,胡所说的话是令人叫绝的。 禅宗何等峻烈精彩——非心怀私我的人所能体会。

胡兰成的《禅是一枝花》在序中向禅僧中的奇葩耶律楚材和姚广孝同志致了敬。所谓禅,其要义在与机变,肯定天地万物的成毁之机。
周作人则认为文化才是是民族传承的精要,第一他从生活细节中观察得日本文化继承了中华文明的菁华,并不见得差。第二他认为文化会在融合中继承,战和不战都是文化融合的过程,这在历史上反复被证明。

胡兰成对禅宗第一奇书《碧岩录》的解读。作者通过对其中一百则禅宗公案的悟解,表达了对中国禅宗思想的独特看法。此书被视为中国禅学的经典之作。对禅的理解是作者整体文学观念的一部分,也是其人生境遇的一部分,书中表哥、哥哥、妹妹等其实都是胡兰成自己的化身,如满天花雨,无处不在。所以也可把此书看作一部“禅解”的《今生今世》。

也许我们可以这么理解:“只要文化被传承下来,侵略与否,行为是否禽兽不如,死了多少人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,因为这就是历史,将会被写入史书中的历史,春秋俯仰,生灵轮转,与史书中已有的历史没有太大不同。”

作者信息

胡兰成(1906—1981 ),出生于浙江嵊县胡村,卒于日本东京。青年时代曾于燕京大学旁听课程,后在浙江、广西等地任教。抗战时任《中华日报》总主笔等职,期间与张爱玲结婚。1974年受聘为台湾中国文化学院终身教授,其文学才能影响深远,日本和中国的部分作家颇受其影响。晚年与唐君毅、钱穆、牟宗三、徐复观、冈洁、汤川秀树、川端康成等人过从甚密。著有中文著作《山河岁月》《今生今世》《革命要诗与学问》《禅是一枝花》《中国的礼乐风景》《中国文学史话》《今日何日兮》等,日文著作《自然学》《建国新书》《心经随喜》《天人之际》等。

读书是孤独的境界,孤而不独更是难得的好

以往是在车上读,在办公的间歇,在自家的沙发里,通常是随意翻到一篇就读下去。读过也无妨,因为每回也都有新意,并没有读尽的意思。就这样带在随身的书包里,闲了就享用一点,自然有点滴的滋润禾泽,又及时还回去,一时未能觉悟也并无沉浸,让自己先回到鸿蒙,日常有日常的端厚老实和自然天启,便是那表哥说的渔樵闲话是史诗。

风情总是为着取悦人的,即便不是刻意去撩拨

书名起得很好,禅是一枝花,取的应该是灵山会上拈花一笑的意思吧。文字也漂亮,漂亮得有点儿“媚”。就好像是工笔国画里巧笑嫣然的女子,眼底眉梢尽是风情。这风情又不是倚门卖俏的那样放浪粗俗,而是妖媚入骨,不必怎样作张作致,只在举手投足间,便有风情万种。朱天心、天文姐妹把这种文风学了去,于是文坛上便多了两个细细碎碎地讲故事的小女人。

不过,这样媚到骨子里的风情,于禅却不怎么相宜。风情——无论外放也好,内敛也好——总是为着取悦人的,即便不是刻意去撩拨。一个平常女子,村姑农妇,当一扭头看见心上人时,那眼睛一亮、抿嘴一笑,也自有楚楚动人之处。而禅呢?禅是“目中无人”的。就如敦煌壁画里的飞天,雍容,散淡,无挂无碍。或如“光风霁月”这个词所形容的:晴朗的、没有什么云彩的夜空,挂着一轮圆月,透着蒙蒙的光,照出树木、山陵的轮廓,却又影影绰绰地分辨不清——也不必去分辨。

下载地址

禅是一枝花

非特殊说明,文章(图书)资源均来源于网络,仅做交流学习之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ibooks.org.cn/962
订阅更新:欢迎订阅读书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。